花莲五子命案的回顾与最新进展

 社会 | |  6年前 (2015-06-17) | 共 2,224 阅读 | 0 评论 | 分享

还记得06年震惊台湾的“花莲五子命案”吗?五名子女被捆绑,离奇惨死在家中浴室,父母却人间蒸发,不知去向,悬案9年,在这几天终于有了新进展--嫌犯父母尸体被找到。会否有助解开案子留下的诸多谜团呢?

1

2006年9月7日,花莲县吉安乡吉昌一街二五八巷二十五号民宅附近,开始传出阵阵恶臭味。一开始并不明显,但一天一天过去,恶臭味显得益发浓重。由于屋主刘志勤一家,从星期天到昨天没有出过门,大门口的小朋友脚踏车及机车都没有骑过,邻居心生怀疑,遂于9月9日下午五时许报警,吉安派出所警员会同村长及锁匠打开大门后,浓烈的恶臭迎面扑来,立即感觉有人死在屋内。

1

警方进入民宅的浴室,发现五具尸体几乎是迭在一块,头部都被大型的垃圾袋套出,因刑事局人员仍未到场,警方不敢贸然移动尸体。现场的鉴识警员摇头说:「看完现场还不能判断自杀或他杀?从来没看过那么离奇的命案!」因五人头部都被罩上黑色塑料袋,手脚及颈部都被铁丝捆绑,马上回报是一起他杀命案。

1

警方晚间再详细勘验后,发现陈尸的浴室门缝、透气窗被密贴胶布,门锁也未破坏,包括大门、浴室都反锁。

1

因尸体已肿胀难以辨认,一开始,警方还认为五具尸体包含父亲刘志勤及母亲林真米都在内。直到检警勘验后,证实5具尸体皆为小孩,长子刘昱辰(18岁)、次子刘昕辰(17岁)、长女刘其臻(12岁)、次女刘其恩(9岁)及么子刘北辰(8岁),5人手脚遭铁丝捆绑,头部遭胶带缠绕紧贴脸部,再用垃圾袋套头缠绕铁丝,死状凄惨。遗体因死亡多日呈现僵硬,靠4名大汉才能搬动。并发现有毒物反应。分析「生前可能遭药物迷昏后杀害」。

1

警方在一楼找到两张求救纸条,约有半张A4纸大小,写着「遇绑架,孩子被控中,情况危急,赶快报警」、背后写着「二五八巷(刘家巷道)、SOS」被卷着放在大门门缝下方;另外一张千元纸钞上写着「25号(即刘家门牌)遇绑,控制、小孩危急、请速报警」在客厅内用烟灰缸压着。

检警在殡仪馆相验后指出,5具遗体皆穿着整齐,有3具遭米色胶带缠绕脸部封住眼睛、鼻子,再套上黑色垃圾袋以铁丝绕颈,另手、脚也分别遭铁丝反绑,用凉被包裹遗体或覆盖,另两具较小遗体其中一人被用围巾包头颈缠绕铁丝,另一具则是颈绕铁丝,再用凉被包裹。验尸时撕开胶布时,脸皮都差点裂开。

1

检察官张立中说,要捆绑十七、八岁身材壮硕的青少年不容易,怀疑死者遭下药迷昏。昨解剖后证实,5名小孩生前被药物迷昏,已将器官采样带回化验。鉴识人员在3楼老二刘昕辰房内墙上,发现喷溅血迹,怀疑可能是被捆绑前挣扎受伤时所遗留。 刘志勤的哥哥刘志鑫及前妻陈沂贤也到花莲命案现场协助指认,刘志勤的哥哥看见5名侄子、侄女遗体时不发一语,陈沂贤则频频流泪,也向警方表示不清楚刘志勤夫妻下落。

协同检警相验的葬仪社人员看到5名小孩死状,都直呼:「太惨忍了,好可怜!」「若是父母所为岂忍心下此毒手?」「若是讨债杀人也未免太凶狠。」

1

由于受害者父亲刘志勤与母亲林真米不知去向,案情调查首先从他们开始,发现他们有重大犯案嫌疑。

父亲刘志勤有过两段婚姻,林真米是他第二任妻子。五名孩子,前三个是与前妻所生,后两个是林真米所生。刘志勤以摄影为业,并和朋友林暻胜合伙开设「魔幻家族计算机合成印刷公司」,且已扩展为三家分店。专门提供游客将照片转印至马克杯或钥匙圈做为纪念品。刘志勤原住台东,于十几年前搬来花莲后,就和台东的家人没有来往,父亲过世更没回家奔丧,简直断了音讯。而林真米原本和家人感情很好,但她在刘志勤还有婚姻状况下和刘交往,已经不被家人谅解,刘志勤离婚后她还执意要嫁给刘,她的家人遂与她断绝关系。

五个孩子虽然分属不同母亲,但刘家相处融洽。刘志勤事业表面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事后经过检警清查,刘志勤夫妻拥有17张信用卡,从6月份起缴款即不正常,8月份全无缴款纪录,刘志勤所欠债务高达一千六百万元(约340万人民币)。且林真米哥哥曾透露案发前林真米打过电话向他借过几次钱,但金额不高,且都有借有还。

根据警方调查,刘志勤常自称国安局人员,驾驶过F5E战机,因失事导致脊椎受伤,右半身无法使力,还曾称是「缅甸华侨」,随先总统蒋公来台等语,因此警方怀疑刘有精神妄想倾向。

警方表示,刘志勤与亲友少有往来,十多年前父亲过世也未返家奔丧,个性阴沉,但脾气爆发时,却会出现摔东西、捶墙、歇斯底里等情况。今年春节及六月间,刘两度在酒后,分别以简讯或拨打电话方式邀友人喝酒,但遭拒绝后,竟扬言「活着也要见人,死也要见尸」及「无钱调度,我一家七口恐怕会没命」等语。

案发后鉴识人员仅从绑在死者脸上的胶带上采获纤维,疑凶手戴手套行凶,但警方在浴室门外用剩的米色胶带中采获一枚指纹,比对后昨天证实和刘志勤的指纹相符。

警方也在命案现场找到3个非刘家人所有的烟蒂,比对DNA后,发现是刘志勤的萧姓友人所有,萧某说他曾于9月1日到刘宅,但仅在一楼客厅抽烟,烟蒂也放在烟灰缸内,不解为何会出现在二楼及三楼地板上,警方分析应是刘志勤故布疑阵。

命案发展至今,除了萧姓男子抽的烟蒂外,鉴识人员尚未在屋内找到第三人的迹证,其中警方找到的一只棉质手套,发现刘志勤与林真米2人的DNA。

警方且分析,5名子女中,老大、老二与老五胃里都没有东西,而且老二与老五在9月5日都未上学,很可能在4日傍晚、还没吃晚餐前便遇害;老三与老四5日有去上学,而2人遇害时都是穿着学校的体育服装,当天学校确有体育课,2人胃里也有东西,疑回家吃完晚餐后遇害。

11日当天,有民众报案说在吉安火车站看到刘志勤现身,警方也发现林真米当天从花莲第一信用合作社汇出3万9000元的房租给房东花莲警分局警员吴纪政。这让警方更加确认刘氏夫妻仍在世上,且并没有受到外力胁迫。

至于毒死五名小孩的毒物,警方始终查不到安眠药成分,小孩子为何昏迷,让警方百思不解。最后,项目小组在现场找到一种叫做「台湾鱼藤」的有毒植物,这种植物毒性很强,不容易被检测,因此怀疑5名小孩是被这种又叫做「毒鱼藤」的植物迷昏致死。且根据一名林姓男子的供词,在案发前一个礼拜,刘志勤曾经透过他,取得一种叫做「台湾鱼藤」的有毒植物;警方也在刘家的花圃里,找到这种植物。

另外命案现场,所有的门窗全都反锁,项目小组表示,当时刘姓夫妻犯案后,利用铁丝辅助,从门锁旁边的这个小洞,将门给反锁,制造密室杀人的假象。刘志勤还写下遭绑的求救纸条,并把萧姓友人的烟蒂乱丢,就是为了扰乱搜查方向。

刘志勤一家七口 出事前最后行踪

父亲 刘志勤 失踪时48岁

1

6日傍晚邻居曾见刘志勤出门倒垃圾。
母亲 林真米 失踪时35岁

1

6日林真米接到学校询问子女未上课电话,林称子女身体不舒服要请假。

长子 刘昱辰 遇害时18岁

元培技术学院校方表示,刘昱辰上月23日曾到校申请宿舍,但至今未入住。

次子 刘昕辰 遇害时17岁

6日未到校上课也未请假,学校打电话询问,家人说生病要请假。

长女 刘其臻 遇害时12岁

6日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由母亲林真米以电话向校方请假一天。

次女 刘其恩 遇害时9岁

6日未到校上课,吉安国小校方电询,林真米称她身体不适要请假,8日刘北辰导师到刘家访查,按门铃无人回应,电话无人接听。

三子 刘北辰 遇害时8岁

5日未到校上课,刘其恩称弟身体不适,代为请假,8日导师访查刘。

警方研判事件经过

8月28日,林真米打电话给姐姐林秋桂,林秋桂听出林真米心情很沮丧,曾邀约林真米出来谈心,但林真米却以生意很忙为由婉拒,这通电话就成为姊妹两人的最后联系。

9月4日,刘志勤巡视自家公司业务后,主动跟员工说:“要带小孩去台北开刀,这几天都不会在公司 。”之后就开始陆续杀害子女,长子刘昱辰因为等大学开学,成为第一个遇害目标。

中午,刘家幺子刘北辰放学回家,被母亲灌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双手被刘志勤以铁丝反绑,并以铁丝从脖子缠绕到嘴巴,而下颚也因为挣扎,加上捆绑力道过猛而脱臼。

晚上,刘家次子刘昕辰因为课业众多而最晚回家,之后就被母亲迷昏。根据法医解剖表示,因为长子、次子、幺子胃里没有食物,因此研判可能都在用餐之前就遇袭身故。

9月5日,一早,长女与次女正常到校上课,次女则是帮弟弟以发烧为由请假,却不知弟弟已在昨晚被迷杀。

早上7时50分,次子未到校,四维高中老师打电话到刘家询问,林真米回答身体不适,在家休息。

晚上,长女与次女在用完晚餐后,被母亲迷杀,而身上穿的学校运动服还来不及换。

19时20分,邻居看到刘妻林真米到巷口倒垃圾,稍后拿鱼要给刘家,敲门却无回应,轿车也不在家。

23时30分,刘志勤匆驾车购买尖嘴钳,付钱后随即大回转掉头,疾驶而去。

9月6日10时,吉安国小老师们至刘家家庭访问,欲了解刘其恩姐弟为何没上课,但无人应门,刘妻手机不通,轿车也不在。

9月7日,吉安国小老师、主任,分别利用下午、晚间到刘宅访问,都无人回应。

9月8日下午,民众报警,指刘家发出恶臭,警方破门而入后发现,屋内五名子女陈尸于3楼浴室,头部都被用垃圾袋套头并在颈部打死结,手脚被铁丝捆绑。

10月19日,专案小组虽然将五名子女的内脏器官送交法医研究所验毒物成分,但是仅验出中毒反应,却验不出任何安眠药与镇定剂成分,再加上命案现场找到一株鱼藤的盆栽,所以研判五名子女是被鱼藤迷昏。

11月14日,花莲地方法院检察署正式对刘志勤和林真米夫妇发布通缉令,通缉时效至2044年3月。

刘志勤夫妇一家人

刘家夫妇

姓名 出生日期 备注

刘志勤 经营“魔幻家族”怡园店

林真米 1971年7月26日 本名林良益,刘志勤第三任妻子

刘家子女

姓名 出生日期 家中排行 学历 捆绑情形 生母

刘昱辰 1987年12月16日辰时 长子(老大) 花莲四维高中毕业新竹元培科大医事系四技日间部一年级 生母刘志勤前妻

刘昕辰 1988年11月15日卯时 次子(老二) 四维高中普通科三年乙班 双手被反铁丝捆绑在后,头部也遭白色胶带封住眼、口 生母刘志勤前妻

刘其臻 1991年8月12日寅时 长女(老三) 吉安国中一年级 双手被草绳捆绑,头部遭到白色透明胶布封住眼、口 生母刘志勤前妻

刘其恩 1993年11月24日寅时 次女(老四) 吉安国小三年二班 生母林真米

刘北辰 1996年11月18日巳时 幺子(老五) 吉安国小二年三班 头部黑色塑胶袋套住头部,脖子被绑上铁丝勒毙 生母林真米

案情疑点

遗留的求救讯息

检警在刘宅一楼客厅书桌上发现两张求救字条,以白纸和千元纸钞上书写,内容分别是 “25号 遇绑控制中.孩子危急.请速报警.SOS”、“258巷25号 遭绑控制 危急 请快报警”

可疑的房屋买卖

清查屋主刘志勤的房屋买卖过程当中,意外发现买受人是花莲的现职员警,他不但以高于市价买屋,完成交易后还将屋子租给刘志勤。

现场录像带

除凶宅现场胶带指纹、笔迹证实为刘志勤外,关键证据为一卷疑似由林真米掌镜的影片,边哭边录下刘对五子行凶过程,但因涉及敏感,所有员警都被下了封口令,对外一律宣称没这回事,警界高层更极力否认到底。

1
2

遗失的记忆卡

检警指出,9年前在凶案现场搜出一台没记忆卡数码相机,经还原内部内存,发现一张是林真米杀子前所拍照片,确定是夫妻俩犯案,至于杀子动机仍陷入无解。

《苹果日报》报导,照片中刘志勤穿著墨绿色短裤,双膝打开跪在水蓝色床单上,右侧有小女孩侧出并拢双手,似乎顺从要给刘父捆绑。专案小组表示,还原照片应是林真米从丈夫后方约肩膀高度拍摄,不排除原有的记忆卡应还有更多照片,但记忆卡已被丢弃。

1

备注:对于录像带和照片是否真实存在,官方并没对其予以确认,细节皆为媒体报道。

最新进展

花莲发现2具白骨 白骨结果出炉 DNA确定是刘志勤夫妇

2015年06月15日

一名猎户今天中午在花莲县吉安乡慈云山附近山坡发现有2具白骨,越想越不对劲,在下午五点左右报警。警方获报赶往现场,并拉起封锁线调查,初步勘验为一男一女的白骨,两者相距约3、4公尺远,由於白骨已生苔,警方初步判断死亡与有一段时间。

1

由於距离当时震惊一时社会案件5子命案的现场仅有2公里,外界也将2具白骨指向为被列为犯案凶嫌的父母刘志勤、林真米。警方不敢大意,将比对DNA厘清两具白骨身分。

根据现场迹证,发现的金框眼镜和刘志勤失踪时所配戴的几乎一模一样,都是金属材质制造、形状相同,眼镜下缘也同样没有边框,还有找到夏天材质的衣服,和案发季节 9月初吻合,且经过邻居指认,男性无袖上衣就是刘志勤最爱的款式,连一旁两双球鞋,也都是两夫妻平时爱用的品牌。

此外,由鞋子尺寸推算身高,还有现场白骨的体型,男性骨骸大约175公分、女性约155公分,和两夫妻完全吻合。而白骨被发现的位置,就位在人烟稀少的山区小路,极度符合刘志勤具有军情背景的神秘作风;白骨旁睡袋也符合夫妻逃亡迹象,现场一瓶农药罐生产日期 2006年,刚好也就是命案发生同一年。

1
2
3
4
5
6
7
8
9

最终,经过法医研究所连日比对DNA,今天确认2具骨骸为五子命案凶嫌刘志勤、林真米夫妻,已將鉴定报告结果通知花莲地检署。

1

法务部法医研究所15日指出,12日晚间进行2具骨骸检体时,因为经过9年之久的风吹雨打、阳光暴晒,其骨骸严重裂解,状况非常不佳,鉴验难度骤增,所幸后来经过逐一克服后,最后于今天上午完成DNA鉴定工作,确认2具骨骸為失踪人刘志勤与林真米夫婦二人,並将鉴定结果通知台湾花莲地方法院检察署查办。

由于两具遗骸附近发现有农药罐,法医所将进行骨骸毒物残留检验,确认两人有无中毒,结果最快两周出炉。花检地检署表示,若是他杀会立案侦办,反之将相验后签结,与五子命案并案侦办。另据法医所从现场迹证、骨骸研判,刘志勤夫妇可能是喝农药后再上吊。

据报道,刘志勤与林真米夫妻疑似因为经商不慎欠下巨款,走投无路之下将膝下5名儿女迷昏后杀害。

你可能感兴趣

评论总数(0)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文章标签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css.php
    0